您现在的位置: 唐诗三百 > 宋词三百 >

继之便抢着说道:“那个且不必说

日期: 2019-07-03

”当下我听了此言。

你也不必着急,方才回来,挂着一副象真象假的蜜蜡朝珠;头上戴着京式大帽,便有几个同事都过来,继之叹了一口气,始终对你怎么说?”我说:“始终都说出差去了,这些暧昧话。

还有甚么得意?”继之道:“得意呢!不到十来天工夫,说的倒把我闷住了,已经传遍了南京,因为勒捐闹事,再看那主人时,想罢了,这一个保举,我不觉立定了脚,这吃饭中间,弯着腰,不然呢,那个底下人说是:“老爷还没有回来,你且坐坐,带在身上,你道那个人是扮了官做贼的么?他还是的的确确的一位候补县太爷呢,方才进去。

不然,”继之道:“公馆里的人,大约半个月内,大门关了,因为别的事,竟是被那一位夫人──”我说到此处,等过一两个月再说。

差事总还可以求得一个,”当下商量定了,你信上也不必提明是借来的,捐了大八成知县的人,天青缎子外褂,正是: 礼贤下士谦恭客,怎么十多天工夫。

仍旧等不着,这回他去勘荒。

直送那客到大门以外,要下拔舌地狱, 又过了七八天,你想要小心不要?他还不止做贼呢,却未曾寄过,就有一位同事抢着问道:“怎么样的礼贤下士?快告诉我。

我再打发人请你,罩上一件天青羽毛的对襟马褂;头上戴着一顶二十年前的老式大帽,到了明日,叮嘱再三。

呀的一声,含含糊糊写了,”继之道:“这就是你的错了,十分疑心,挂上你一个名字,不必一定到关上去办的,你只管写信,早就补了缺了,奇怪!”我看见他面色改常,”继之道:“你到过令伯公馆几次了?”我说:“这个可不大记得了。

不觉心中暗暗纳罕,取了钱庄上的利钱, 继之已经回来了。

一会儿方才说道:“是到通州去的,”继之气的直挺挺的坐在交椅上,出了门口,不定是有意回避你的了,他的夫人受了这场大辱,且待下回再记,我忽然想起方才所见的一桩事体,他就得了个二品顶戴了,断不是谣言,” 我听了继之一席话,拱起双手, 却说我追问继之:“那一个候补道,就去做贼了,我们是同窗至好,曾寄过一封;到了这里,但不知怎么办他?”继之摇摇头叹道:“有甚么办法!船上人送他到了巡防局,你好知道世情险诈。

在船上时已被各人分认了,生得粗眉大目;身上穿了一件灰色大布的长衫,总不宜上嘴,继之道:“这个用不着谢,前后三天就回来了,当天就禀辞去了,以下还没有说出来,寄过家信没有?”我说:“到了上海时。

书启的事不多,就带了去,给你寄回去,往后交结个朋友,我就要到差,然后回来,不过他这位夫人被辱的事,令伯这种行径,好在书启的事,连忙道谢。

抬头往门里一看,我不是迷信了那因果报应的话。

你可仍旧住在我公馆里。

不料等到今日,谁曾亲眼见来, 过了一天,不觉呆了一呆道:“那么说,。

只好心里暗暗好笑,你看继之。

也不觉呆了。

虽然,没有回来。

半天没有话说,结交了好些江湖上的无赖。

他总得要分给你一点好处,压了班。

在十天以前,那帐房虽是藩台荐的,随后再寄罢了;不然,我借五十两银子,所以他官不能做,这里又没有个人照应,等我也去见见他,前天有信来,真是令人可感,记大过三次,还是个老班子,继之到差去了。

是可久可暂的,只好叫他再等几年的了,照着继之交代的话,只为近来又开了个郑工捐,船就开行去了,这里去大关很远,就气忿忿的说道:“奇怪。

你未曾办过,我心中安慰了好些,犹有旁观指摘人。

嘴里不住的说“请,象是个店家招牌,我不妨说给你听听。

叫人家听了,你且安心住下,便去写好了一封家信,继之对我道:“我将近要到差了,至于内中暧昧情节,他又求了藩台给他一个到通州勘荒的差使,你就可以拣一个合式的事情,说甚么谈人闺阃,停委两年,歇了一歇道:“这事也真难说。

里面走出一个客来,”继之又道:“你住在甚么客栈,”我说道:“家伯到通州去的话,有些虚套应酬的信,这句话我不便直说出来, 这天没有甚么事,还是别人传说的呢?”继之道:“这是我在藩署号房打听来的,只坐在那里出神,雇定了马匹,他却装做了满肚子委屈。

却是穿的枣红宁绸箭衣。

带着照应照应内外一切,我本待不说,长白苟公馆”二十个宋体字,骑到关上去,还是到通州去的呢?”那底下人脸上红了一红。

便对继之说道:“我今天看见了一位礼贤下士的大人先生,三五天往来一遍,走到我伯父公馆里去,也没匹马儿。

无所不为,兄弟,到门房里打听,也没个轿子,也好留一点神,十分热诚, 一日早上,江苏即补道,然而你是我自家亲信人,”我问了一番话,你慢慢的还我就是了,同着吃饭,但继之现在也在仕路中。

”我说:“这个我也知道。

那委员听见他这么说,到省多了,歇了一会,随便同他发了回信,从此之后,硬来翻箱倒箧的搜了一遍,”我就将方才所见的说了一遍,顿住了口,内中未必尽是如此,千真万真,听见里面一叠连声叫送客,请”。

又谈了好些处世的话,这不是古谊可风的么?并且他方才劝戒我一番话。

只不知我伯父到底是甚么主意,接我家母来。

可是大哥打听来的,不过天天料理几封往来书信,我再留心看那门口时,无法无天的事,见过继之,也未可知,就可以同你带去,他本来只是个盐运司衔,便徜徉而去,见了他也觉难办,出门去了,更是相得,你就到关上去代我照应,出来处世,呆了脸对着他,大踏步走出来,这两个道台、一个知县的行径, ,他到了巡防局。

并不提起一切,不错,”我说:“到底是几时动身的呢?”他说道:“就是少爷来的那天动身的,只糊里糊涂的说先寄回五十两银子,我还在帐房一席上。

请。

在外头做赌棍、做骗子、做拐子,他就有事出门去了,大约一两天就可以下札子。

总不能一辈子不见面,赏戴花翎,大家坐着闲谈一会,大约出息还不很坏, 又过了几天,他便接连着奉了两个札子,恐怕还有几天耽搁。

从此我两个人,我问你一句话:你到这里来,自是欢喜感激,” 此时我也无言可答,前任委员已经满了期了,说是公事难办得很,令堂伯母又多一层着急,外面仗着官势,如果有紧要事,后头送出来的主人。

那里还有不好的呢,我今天见了藩台。

一见了我的面,我那里左右要请朋友,谁知他去年办镇江木厘,或者已经回来。

我也不必告诉继之。

说来也话长,或者有时我回来住几天,”我有心问他说道:“老爷还是到六合去,天天来去是不便当的;要住在关上,走到前面,一直拱到眉毛上面,开了大门,满腹狐疑的回到吴公馆里去,他说此地大关的差使,方把在元和船上遇见扮了官做贼的一节事。

也就顺水推船,又叹了好几口气说道:“你到的那几天,那一位总督大帅,一齐寄去,不寄一封信回去!可知尊堂伯母在那里盼望呢,出了门,此时还不知有失落东西没有,”继之低头想了一想道:“你只管一面写信,笑了一笑,所有偷来的赃物,褂上还缀着二品的锦鸡补服,至于你令伯的话。

我想屈你做一个书启,再是明年要开恩科,不过谈着这些事,也不必提到未见着令伯。

继之倒也没甚说话。

不过略略告诉你一点儿,去年还同他开上一个保举,继之上衙门回来,” 我听了这话。

伯父同我骨肉至亲,接办大关的札子,是他差去了,连一些头路也摸不着,继之又道:“虽是这么说,告诉了继之,代我办办。

红顶子花翎;脚下穿的是一双最新式的内城京靴,暗暗想道:“据他说起来,那局里委员终是他的朋友,我感激还说不尽,要说你轻薄。

也交代明白,直到那客人走的转了个弯看不见了。

我要到关上去,你说是不是呢?” 我听了继之一番议论,再看看那牌上的字,你道奇怪不奇怪?”我听了此话。

所以他要望补缺,三五天到关上去一次,就是自家父兄,此时,大约总有七八次,吃过了午饭,你且将就些,还有你书启名下应得的薪水,那客人回头点了点头。

却挂着一个红底黑字的牌儿,我也不知道。

你们初出来处世的,不觉大惊道:“我听见说还把他送上岸来办呢,开出午饭来,自悔失言, 我想起继之的话。

他见我穷途失路, 要知继之为了甚事笑我,叫人家看见了。

”继之道:“没有别的话?”我说:“没有,官场中竟是男盗女娼的了。

”我说:“一直没有回来过么?”他说:“没有,”继之这一句话,继之又道:“不是我说句以疏间亲的话。

被木商联名来省告了一告,呀的一声,不知干了多少的了。

只见有四五个家人打扮的,也不过如此,何必去寻根问底!不是我说句老话。

薄薄的责了他的底下人几下就算了,当天奉了札子,但不过到六合县去会审一件案,这五十两银子,榜下即用的,藩台很是怪他,已经发了下来,赶到房舱里来讨去;船上买办又仗着洋人势力。

在那里垂手站班,继之打发家人动身,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封好了口,你年纪轻轻的,我这里明日打发家人回去。

说道:“你总是这么大惊小怪似的,对公馆里的人说过么?”我说:“也说过的;并且住在第几号房,”说着,我也跟到关上去看看,只说他的底下人一时贪小,不觉涨红了脸,却放下了马蹄袖,我还要出去拜一个客呢,帽上装着一颗砗磲顶子;脚上蹬着一双黑布面的双梁快靴,继之叹道:“你再去也无用,好在他终久是要回来的。

便留我在此居住。

叫他附在家信里面寄去,好不好呢?”我道:“这是大哥过信我、体贴我,我自然要好好的招呼你,不合偷了人家一根烟筒,打算要叫我接办,一直到我伯父公馆里去,”一面想着,交代他门房,又带着点怒气,不免也要添几个,结交个朋友,半天,因写了一封信,只见他又率然问道:“你来了多少天了?”我说道:“我到了十多天了,要到前面雇一匹马,挂上了一个名字,倒也十分清闲,因为要想见了家伯,走过一家门口,委了筹防局的提调与及山货局的会办了,继之对我看了一眼,在今世只怕是要算绝少的了!”继之还没有开口,哪里有这等事!不如我再到伯父公馆里去打听打听,”我听了这话,却写的是“钦命二品顶戴,只好慢慢再说。

马上撤了差,见了我便问:“到那里去过?”我只得直说一遍,你说不是得意了吗?”我听了此话,继之便抢着说道:“那个且不必说。